讀享網 > Carol的部落格 > 從學校園遊會擺攤,學到做生意的經驗
從學校園遊會擺攤,學到做生意的經驗
2017-11-16

 

 

荳芽蝴蝶住校。週間,我們每天晚上通電話,我每天總是以「今天過得好不好?」作為談話的開場,大略了解她們一天的生活。

 

週末,回家了。她們更有說不完的一週生活大小事要跟我分享。

 

今天,荳芽出門上課,我和蝴蝶喝下午茶,她跟我分享了她剛剛結束的「差點令她崩潰」的學校園遊會。

 

照慣例,一年一度的學校園遊會,每班都會擺攤做生意,以往都是以班為單位,全班一起賣幾樣東西,但這次蝴蝶班上的新導師將她們全班分成五組,一組五位同學,每組各自去設計張羅販售產品,自負盈虧。

 

其中的三組同學,有熱心的家長幫忙張羅產品材料,媽媽也在園遊會當天到場幫忙打理,一切過程順利妥當。這大約是一般園遊會的模式,看似引導孩子經歷學習了,但我總是懷疑一一鼓勵孩子親自動手做的意義,難道僅僅是讓孩子依著大人為他們設想張羅好的一切、照著大人的指令去完成便算數了嗎?所謂的親身體驗,不應該包含了思考創意、順利的成就或失敗的受挫等等的內在思維感受嗎?

 

另外包含蝴蝶在內的兩組小孩沒有家長幫忙,完全得自己想辦法。我很早便跟蝴蝶說我無法出席,所以我對她園遊會的所有細節不清楚,自然也沒幫上任何忙。今天下午,我初次聽聞這些過程⋯⋯

 

講述整個過程時,蝴蝶時常是氣呼呼的,她說:「一開始,我們這一組的同學都說不知道要賣什麼東西,所以,他們說不要賣算了!」

 

我問:「可以嗎?」

 

蝴蝶:「另一組沒家長幫忙的,就是打算不賣呀!我才不要這樣呢!我們要分攤租遮陽棚、園遊會器材的錢,如果我們不做生意賺錢,意思就是我們這一組的人要自己貼錢,我才不要呢!」

 

我笑笑,逗她。「反正妳也是跟我拿錢,又不是花妳的錢,妳緊張什麼啊!」

 

蝴蝶說:「就是要花妳的錢,我才不要啊!我們明明可以自己賺的,為什麼要回家拿錢啊?」

 

然後,她開始講同組的同學如何的袖手旁觀,她如何如何的自己打電話找廠商、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絕⋯⋯

 

她氣呼呼,我是聽得蠻好玩的。我問她,「妳打電話都怎麼說的啊?說來我聽聽。」

 

蝴蝶說:「我說我是xx中學的國二學生,我們學校有園遊會,可不可以請你來幫忙⋯⋯有的人都說好好好,然後,就掛我電話了!」蝴蝶攤手,翻了個白眼。「是把我當詐騙集團嗎?」

 

我幾乎大笑。「蝴蝶,妳那個開場白喔⋯⋯嗯,妳說請人家來幫忙,人家店家會以為妳要募款或是贊助,他會想,小朋友,妳念那個那麼貴的私立學校,還要我贊助喔?妳得一開始就講清楚,妳是要找他跟妳合作作生意、一起賺錢的,對他也有好處的。小朋友,作生意是很講求現實的,妳要賺錢,妳得想辦法,妳得讓對方知道跟妳合作是有錢賺的!」

 

不知道被拒絕多少次後,最終蝴蝶還是找到了一家賣熊掌雞蛋糕的店家願意進來擺攤,蝴蝶的組員幫忙賣,賺取中間的價差。當然,蝴蝶還跟這店家討價還價了幾回,拿到了她認為有利可圖的價錢。

 

正式擺攤作生意後,蝴蝶畫了海報、請同組同學分發,宣傳,還動用私人交情請別班同學光顧她們的生意。

 

結帳時,她們這一組賺了二千多塊。問題來了!她們收的是點卷,但是,她們得先支付廠商3350元。蝴蝶的同組同學都說身上沒帶錢,蝴蝶只有五百元現金⋯⋯

 

蝴蝶講到這一段時,氣極敗壞。「他們竟然都沒帶錢來!廠商在等我付錢,我心想我這下死定了!真的要變成詐騙集團了!我只好去找老師借錢,老師說他沒錢,我又趕緊跑去找孟飛(她以前小學部的導師),孟飛也說他沒帶那麼多錢。還好,孟飛幫我跟其他老師借了三千塊給我⋯⋯

 

蝴蝶邊講邊喊:「真的很恐怖!我跑得滿身大汗⋯⋯

 

蝴蝶的故事講完,我已經笑得直不起腰了。我說:「蝴蝶,妳竟然沒有先把要付給廠商的錢(妳的成本)準備好?妳是要作無本生意喔?」

 

蝴蝶小小聲的回我,「忘記了嘛!」有些心虛。

 

「不過,這還是很好的經歷啊!」我安慰她。

 

蝴蝶又氣呼呼了。「哪裡好?我都快累死了!」

 

我說:「妳完完整整的經歷了一個作生意的過程,找產品、計算成本盈虧、談判議價、行銷廣告、販售⋯⋯呵呵!還經歷了萬一生意作不好、要週轉、跟人家借錢,別人會怎麼拒絕妳、怎麼幫妳的現實面。還有,説服妳的同組同學做點事⋯⋯運籌帷幄,領導溝通,一次全經驗了!多好啊!嗯,我覺得妳有潛力接我的公司喔!」

 

蝴蝶還是雙手一攤,「我很累呢!」

 

成就美好的事,哪一件不累呀?是吧?

 

一次又一次的經歷這樣累人的美好,終有一天,你會發現,你變成了一個不一樣的人了,一個做事先設想美好而忘了算計有多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