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享網 > Carol的部落格 > 把自己的時間和心思,花一點在人與欣賞藝術上
把自己的時間和心思,花一點在人與欣賞藝術上
2017-12-11

這是和我一樣喜歡攝影、文學、旅行的小文拍的。我們小學時就是最要好的朋友,在她眼中,我就是成天在書堆裡爬來躦去的書蟲!

 

 

我十九歲離開高雄,在高雄時,幾乎所有時間都在念書,認真說來,我未曾好好的認識高雄。這一年來,因為常回來陪伴爸媽,停留的時間久了,我漸漸四處走走。以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眼光看我的故鄉。

 

相較於台北人的匆忙步調,高雄人的確是比較優閒慢活的。因為不那麼行色匆匆,人際間的互動也就多了一些,這就是所謂的人情味。

 

我回高雄時,常找一位中醫看我的鼻子過敏,很有意思的是,中醫看診很隨性,沒有助手,全靠他一個人張羅所有事。好幾次,我到診所時已經有不少人候診,滿滿的一屋子人,醫生正忙著看診。這時候總會有某一個候診的人很自動的站起來告訴我:「妳排我後面,等我看完就輪到妳。」然後,還很不放心的叮嚀:「我喔!妳要記得是我喔!」

 

等我坐下來候診,我對面或身旁坐著的不管是大叔還是大嬸,都會問我:「妳哪裡不舒服?來看什麼啊?」也開始跟我講她(他)的病症。我習慣的「尊重別人的隱私」在這裡似乎顯得格格不入,還好我的鼻子過敏也不是什麼不可告人的毛病,來了幾次,也就找回我高雄人的本色,誰想找我聊天都可以聊上幾句。當然,我也學會了叮嚀我後面ㄧ位看診的人:「要記得我喔!你排在我後面……

 

人情味,意味的是需要把自己的時間和心思花一些在陌生人身上。高雄,真的是我所見過很有人情味的城市之一。

 

我小的時候,高雄便被稱作文化沙漠。現在,好像尚未洗刷這污名。我對所有文化活動都感興趣,回到高雄的時間,也很留意藝文活動,其實這裡的各式文化展演並不少,但參與的民眾的確不多。很可惜。

 

我認為街拍是認識一個城市很好的方法。即使是高雄對我來說並不完全陌生,我還是時常帶著相機四處閒晃。

 

在我這趟回來之前,我的三姑六婆閨蜜們便幫我安排了衛武營附近的彩繪社區(在802醫院旁邊、建軍路)行程。

 

據說市府民政局為了活化苓雅區老舊社區,鎖定衛武里社區五層樓以上的建築物,邀請多名國內、外藝術家,高空創作大型藝術壁畫,企圖打造全國首座的大型藝術壁畫社區。

 

我們在社區裡來來回回走動、拍照,整個社區安安靜靜,渺無人煙,只有在公園裡遇見幾位沉思曬太陽的老人家,和躡手躡腳從我們身旁走過的小貓。

 

這窄巷小弄勾起了兒時的回憶,我們彷如走進時光隧道,走回了舊時的老街道。

 

年輕人呢?我也看到幾個年輕的孩子在社區拍照,但大多只在最靠近大馬路的那一面畫有大型書架衣櫃的壁畫拍拍照,便離開了,顯然並沒有走進社區探索其他畫作的意願。

 

我想,這可能才是文化沙漠的根源——沒有意願沉靜下來、花時間在欣賞藝術這件事情上。

 

當然,認真說來,這也不只是高雄的困境,普遍輕忽美學素養的台灣教育,大約處處都可能碰得上這樣的窘境吧!

 

我想起2015年墨西哥的一個案例。

 

墨西哥因爲經濟衰退、失業率持續攀升,暴力、毒品氾濫問題層出不窮,犯罪年齡也不斷下降,政府為了解決青少年的犯罪問題,邀請街頭藝術家帶領年輕人共同彩繪城鎮,透過塗鴉減少他們的負面情緒,有效降低犯罪率。藝術家和當地年輕人將墨西哥蕭條破敗的小鎮帕爾米塔斯(Palmitas)改造成一個彩虹家園。

 

經過美化後的小鎮,不僅扭轉帕爾米塔斯過去治安敗壞的負面形象,更吸引許多觀光客,工作機會因此增加,也降低了青少年的犯罪率。

 

過去,當地居民因爲治安不好,所以避免跟其他人往來,但街頭壁畫完成後,人們都願意與鄰居互動,討論彼此房子的新顏色,當地居民也對社區更有認同感。

 

高雄,或者是台灣其他的城市,在我看來,其實已經有很豐富的文化活動了,我們欠缺的,是像墨西哥政府這麼明確的文化目標、還有欣賞藝術的內涵素養。

 

如果你在高雄,想帶孩子去看看這些社區彩繪,拍拍照當然是必須的。但,拍照之外,選幾幅彩繪圖畫和孩子聊聊,聊你看到了什麼、孩子看到了什麼,再聊聊因爲這畫讓你想到了什麼、孩子想到了什麼。停留一會兒時間,留意光影照在畫上的變化,也看看什麼人會經過畫前,萬一遇見了社區居民,說不定很有人情味的高雄人會願意告訴你他們對彩繪壁畫的看法呢!

 

 

這是台灣藝術家Candy Bird 的作品。
畫在鏽黃斑駁的舊鐵門上的畫作,真有味道哪!

 

 

還是台灣藝術家Candy Bird 的作品。
冷氣機的管線成了男孩的耳機。
男孩聽了什麼令他心碎的歌曲呀?

 

 

我一直等著等著,等到阿公推著推車走進我的景框,才按下快門。
阿公的背影,還有他的步履,讓這樹、這畫,生氣了起來。

 

 

嗯,如果坐在這白長椅上,讀一本書,應該蠻好的。

 

 

猴兒盪著水母,舞了起來……

 

 

我一向喜歡拍完美成品前的混亂創作過程,生氣勃勃,充滿困惑也滿是期待。

 

 

聽說這畫上題了「飲水思源」四字,要遠看才看得到。我不遠拍,因為我對色彩更感興趣。

 

 

紅牆上是振翅高飛的鷹
所以,我仰望。

 

 

這面牆在建軍路上,正對著802醫院的側門,人來人往,總是先看到這牆。別忘了走進社區裡,也有好風景。

 

 

藝術家滿懷想像,見了階梯、想了流水;欣賞藝術,自然也要有豐盛的想像,你又見著了什麼呢?別只是順著藝術家的眼光看哪!

 

 

公園旁的一面牆,牆上的畫將一個小公園延伸成了一個山水森林。你,聽見了那淙淙流水聲了嗎?

 

 

鐵窗。窗前探出頭來的花朵。
安全與自由的矛盾。

 

 

晾在曬衣架上的貓咪,色彩鮮豔,討喜,是很熱門的麻豆,許多小女生坐在他身旁拍照。

 

 

有了顏色的牆,為老社區帶來了什麼樣的改變?
一年以後,我想再回來拍這面牆的模樣。或許,它自己會告訴我答案。

 

 

貓兒想著樹上的鳥;狗兒攀在牆緣上,一心望著:今天,誰來看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