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消息: ]
繁體簡体版
2017.05.27(六)

 


荳芽.不上安親班
點滴袋上的畫:血癌病童鄭韻婷與鄭媽媽的故事∼入選95年教育局「兒童深耕閱讀」書單 !
學齡前教育--蝴蝶.走走看看:關於孩子的生活、教育與學習
8個孩子一定要有的未來能力
不必大吼大叫也能教好孩子
  ... more



... more

 

 

首頁 > 一定要誰讓誰嗎?(一再的教孩子退讓,會不會終至令孩子失了競爭力?)∼第63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2012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獲第35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關於本書作者簡介目錄書摘


一定要誰讓誰嗎?(一再的教孩子退讓,會不會終至令孩子失了競爭力?)∼第63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2012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獲第35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作者:海恩茲.亞尼許(Heinz Janisch);繪者:賀格.邦許(Helga Bansch)
譯者:侯淑玲
叢書系列: 大穎【生活學習】
ISBN:978-986-6407-97-0
32 頁/ 精裝 / 21 cm × 25 cm
出版日期:2012 年 07 月 10 日
定價:290 元 /優惠價: 261 
適讀年齡:學齡前∼中年級

 

原文書名:DIE BRÜCKE;原出版語言:德文
解決問題的方法不是只有一種


【內容簡介】

  本書為奧地利繪本,原文為德文。大家一定都知道黑羊與白羊、黑狗與白狗過橋的故事,也知道最後的結局。但這是一個不同的版本,從原本互不相讓、只想要對方退讓的堅持,到經過討論、找到對彼此最好的解決方法,最後雙方都平安過橋的故事。原來,解決問題的方法不是只有一種……

  一天早上,河的左邊走來一隻龐大的熊。河的右邊也來了一個巨人。熊和巨人都要過河,他們得走過這座細細長長的橋。熊和巨人在橋的中間相遇了。熊搖搖頭,怒吼著,牠才不要轉身回頭,讓路給巨人。巨人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也不願意轉身回頭。

  巨人和熊這兩個大塊頭就這麼僵持在橋中間。但是橋又窄又長,承受著巨人和熊的重量,晃得愈來愈厲害了。再這樣下去,不用說,大家都知道結果是什麼了。怎麼辦呢?

  這時巨人說話了:「我們必須找到解決的辦法。」

  過了一會兒,熊低沉的吼道:「我想到一個辦法了。你可以跳進河裡,讓我繼續往前走。」

  「為什麼不是你跳進河裡!」巨人大聲咆哮。這個方法還是要一方讓步,甚至犧牲自己,當然不被另一方接受了。

  想了又想,否決又否決,最後,巨人提出了一個方法:「我抱著你,你抱著我,這樣我們兩個都可以轉身到另外一邊,也不會掉下去。」熊聽了也表示贊成。

  熊和巨人緊緊的抱在一起,一小步一小步慢慢的移動,好像是在跳舞。最後,他們都平安到達橋的另一頭。

  為自己著想是人的天性。但是,只想到要自己好,完全不顧慮別人的需要,勢必引起對立與爭執。在對立的狀況下,只要有一方願意退讓,事情當然就能解決;或者有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雙方都能獲得同等的對待,誰也不覺得自己被犧牲了,那麼問題自然的也能順利化解了。

  解決問題的方法不是只有一種,只要能化解問題,讓對立的兩方能夠愉快接受,都可以說是好方法。

 

 

【關於作者】
海恩茲.亞尼許(Heinz Janisch)

  1960年出生於奧地利布爾根蘭州的谷馨(Güssing),目前住在維也納和布爾根蘭州。曾在維也納攻讀日爾曼語文學系和新聞學系。1982年成為奧地利廣播電台特約人員,並參與製作、主持節目。除了童書之外,也撰寫成人書籍。亞尼許認為書籍對小孩而言就像魔法袋,一打開就有無限的驚奇。他希望自己能寫出讓八歲到八十歲的讀者都愛看的書籍。
  海恩茲.亞尼許曾榮獲多項文學獎:1998年以他當時的所有兒童文學作品得到奧地利兒童及青少年文學促進獎;2004年和2005年分別以《送給我翅膀》(Schenk mir Flügel)和《幸運的耶米那先生》(Herr Jemineh hat Glück)得到維也納市兒童書籍獎;2006年以《阿公的紅臉頰》(Rote Wangen)一書得到波隆納文學類最佳童書獎,同年此書也獲得德國青少年文學獎提名。他的作品還有《安娜害怕的時候》(Wenn Anna Angst hat)、《在某些日子裡》(Es gibt so Tage...)、《在家裡》(Zu Haus)。


【關於繪者】
賀格.邦許(Helga Bansch)


  1957年出生於奧地利史戴爾馬克州的雷歐本(Leoben),目前定居維也納。曾就讀位在格拉玆的一所教育學院,1978年起在史戴爾馬克州的一所公立學校擔任教師。在受訓成為社工人員的期間,從和行為特異的孩子相處的經驗,她發現繪畫是作為自我表現的很好工具。從那時起,她開始用壓克力在紙箱或畫布上作畫、繪製童書、製作娃娃和木偶,並用砂岩、陶土和混凝紙創作。
  賀格.邦許認為藝術創作和小孩在她的生命裡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她繪製童書的過程中,兩者得到了完美的結合。她和海恩茲.亞尼許攜手創作了多本繪本。她的作品曾得過多項獎項的肯定,也入選過2002、2003、2006年波隆納國際童書插畫展。由她繪製的作品有《在某些日子裡》(Es gibt so Tage...)、《在家裡》(Zu Haus)、《班德太太和狗》(Frau Bund und Hund)、《麗莎想要一隻狗》(Lisa will einen Hund)。

 

 

新時代父母的教育智慧

                                                                                              奧林文化 & 大穎文化 總編輯 / 謝淑美 Carol

  小的時候,我們都讀過黑羊白羊過橋的故事。
  河的這一端有一隻黑羊要過橋,河的另一端有一隻白羊也要過橋,黑羊白羊在橋中央相遇,彼此擋住了對方的去路,誰也過不了橋。接下來的發展有兩個版本──一個是黑羊白羊都堅持自己要先過橋,要另一方退回橋頭、讓出路來,成全自己。互不相讓的結果是黑羊白羊大打出手,扭打著一起滾下河去,兩敗俱傷。另一個結局是黑羊白羊相互禮讓,有一方不怕麻煩的退回橋頭,成全對方先過橋,自己隨後再過橋,皆大歡喜。
  我們這一代小的時候,民風純樸,家家戶戶雞犬相聞,人情味濃厚,即使是不識的路人,也還是心懷善意,以禮相待。大人們總是在講完黑羊白羊的故事後,期勉孩子要效法相互禮讓的那一組好羊,必要時,犧牲自己一些權益也無妨,退一步海闊天空。
  後來,我們這一代當了父母。當我們再講起黑羊白羊過橋的故事時,雖然還是讚揚禮讓的美德,但同時也不免要面對身處自我意識高漲時代的孩子提問的:「為什麼是我要讓?不是對方讓?都已經走到橋中央了,再退回去很麻煩呢!而且,不只是退一步而已,要退好幾步呢!」
  誰該退讓?愈來愈擔心自己的孩子過於軟弱、缺乏競爭力的家長,或許還要再考慮到「這是個事事都要為自己爭取權益的時代,一再的教孩子退讓,會不會終至令孩子失了競爭力?」
  我們小的時候那個美好的純樸的有點傻氣的時代,那些對大人的話言聽計從的孩子們,已然隨風飄逝。新的社會形態與社會氣氛,令一個簡單的黑羊白羊過橋的故事跟著起了變化。當孩子提問:「為何讓的是我?」時,我們是選擇依循傳統的答案告訴孩子:「退一步海闊天空、吃虧就是占便宜。」然後在孩子想更進一步討論人我的權益分際時,斥責孩子自私;或者是我們選擇告訴孩子故事後,傾聽這些與我們不同世代的孩子的看法,分享自己的觀念也聽聽孩子或許與我們不同的選擇,然後討論、辯證。我們一旦做出了選擇、反應,便是為自己選擇了一種教育孩子的方式。
  我最不願聽聞、甚至可以說是令我最不以為然的是聽到父母說:「我們小時候還不是這樣?我們還不是長大了?現在的孩子真是如何如何……(通常這如何如何都帶有貶抑的成分)」不考慮不同世代所處的環境氛圍差異,只想省事的以一套千古不變的教育教條框住孩子的自由思維,這樣的教育方式不僅不負責任也欠缺時代感,親子之間紛紛擾擾的爭執不斷,恐怕已是命定。
  當別人跟我意見相左、立場不同時,除了可以互不相讓的爭個你死活、兩敗俱傷,或者忍氣吞聲、委屈求全,還有沒有其他選項呢?黑羊白羊過橋,除了你爭我奪、雙雙墜河,或者一方犧牲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呢?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本小書《一定要誰讓誰嗎?》,提供的第三種可能。故事裡要過橋的是一個巨人和一隻熊,如黑羊白羊一般,他們在橋中央僵持著,一開始雙方都希望對方退讓,當然,誰也不讓誰。巨人和熊都是巨大的、有力量的,這兩個互相抗衡的角色比黑羊白羊更具張力,也更貼近現代的孩子形象(現代的孩子比我們那個年代更有自己的主見,這也意味著他們更具力量)。兩個很有力量的角色大可以比蠻力定輸贏,誰的拳頭大,誰就可以不讓,未必會兩敗俱傷。但是,他們沒有這樣做。
  巨人和熊沉思。「我們必須找到解決的辦法。」巨人說。
  左思右想,討價還價,協商溝通。
  「我想到了!」巨人突然大喊。他往前走近熊一步。
  「我抱著你,你抱著我,這樣我們兩個都可以轉身到另外一邊,也不會掉下去。」
  「贊成。」熊說。
  於是,巨人和熊緊緊的抱在一起,一小步一小步慢慢的移動,好像是在跳舞。他們每移動一步,就往自己要去的方向前進一點。終於,熊和巨人都到達了他們要去的那一頭。
  「謝謝你。」巨人說。
  「也謝謝你。」熊回答。
  熊和巨人友善的互相揮手說再見,然後繼續前進。
  這是黑羊白羊的現代版,更契合時代意義、更具時代感的新版結局──巨人和熊過橋。一定要誰讓誰嗎?那可不一定!
  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我們作為父母的人,每天每天都在過與不及間猶疑徘徊、在仿效傳統或獨立創新間掙扎不定,如何在分寸拿捏間精準掌握,培養出自己作為新時代父母的教育智慧,可能比我們只是一心想著如何讓孩子聽話、考高分更重要吧?


如果熊不肯合作呢?

                                                                                                  奧林文化 & 大穎文化 總編輯 / 謝淑美 Carol

  上方的文章「新時代父母的教育智慧」跟大家分享了這本有趣的繪本--【一定要誰讓誰嗎?】,故事裡都要過橋的巨人和熊最後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兩個人抱在一起,像跳舞一樣的慢慢迴轉身子,順順利利的過了橋。原本可能一觸即發的衝突,在巨人很有智慧的想出好方法及大熊善意的配合下,化解危機,兩人彼此互道珍重再見時,我們幾乎可以想像另一段惺惺相惜的友誼可能就此展開。

   ※ 本來該狠狠打一架的,卻變成曼妙的舞姿。


   ※ 兩個大個頭沒有使用自身的蠻力優勢定勝負,反而柔軟的擁抱對方。
       「 爭執,一定要拼個你死我活嗎?」這是我很想提醒孩子們思考的。

  這是個很理想的解決紛爭的境界。過於順利,不免令人懷疑這世上真有這等好事?畢竟世風日下,人心不古。於是,有讀者提出「巨人想出了好辦法,如果熊不肯配合呢?」;也有人提出了「這世界充滿競爭,如果孩子將來遇上的對手是個狠角色,結局不照這劇本走,我們苦心教出來的講理的孩子,會不會反而失了競爭力?」
  我首先想釐清的是--競爭力是什麼?究竟要具備什麼樣能力的人才算有競爭力?
  或許「競爭」這字眼一向給我們比輸贏、決勝負,甚至某些時候,我們一看到競爭的直覺聯想便是「打倒別人」。所以,不粗聲粗氣的大吼或動拳頭,看來氣勢虛弱,肯定一下被打倒,當然沒什麼競爭力。其實,在我們經歷的現實生活或職場上,我們很清楚講話大聲的人不一定有理,虛張聲勢比手劃腳的不一定最勇猛。臨危不亂,鎮定自若,有理而氣直,不自卑不高傲,有就事論事能力的,常常是最後的贏家,不是嗎?
  競爭力,不僅僅是比強硬,有時也比柔軟。競爭力,不一定要時時刻刻把別人踩在腳下,有時是你的肩膀讓別人靠一靠,大家一起協力向前。競爭力,不盡然是你死我活,有時也透過競爭,讓大家都活得更好。
  我希望孩子正面看待競爭力,有能力爭取勝利,也有雅量接受失敗;看到競爭對手的弱、以便求勝,也看到對手的強、激勵自己向上。
  談到人際互動、談到競爭力,我始終還是聽見大人們憂心自己孩子將來遇見的是不講理、不配合的另一個對手,比如這故事裡可能是不懷善意的熊,似乎不把孩子訓練得強悍而有戰鬥力,便要擔心孩子受欺侮。未來的事,真的一點也說不準。孩子將來要遇上什麼樣的人或事,我們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所以,我總是教孩子把心力放在自己身上,好好的鍛鍊自己遇事有判斷能力,分得出是非和情勢,不盲從也不莽撞,有時可以講理,有時也可以採取必要的反擊。不一定都會遇上好人,也不必然那麼倒楣次次撞上野蠻人。如何因應,關鍵不在你遇上的人是強是弱,而是--你的心、你的智慧,也就是你自己。
  這個暑假,荳芽和蝴蝶照例都參加了人本教育基金會的森林育活動梯隊。
  荳芽去了小琉球,一群孩子在大熱天下揮汗用腳紮紮實實的走遍小琉球這個小島。荳芽要和她原本不認識的隊友相處,每天也會遇上不同的島民,老老少少,性格想法不一,這是我最喜歡的訓練孩子人際關係的一種方式。
  荳芽對小貓小狗很友善也具備耐心。她那一隊在島上行走時,遇上了一隻狗,他們喚他「小黑」。小黑忠心耿耿的追隨荳芽這一隊,孩子們餵他、和他一起嬉鬧玩耍,但也有孩子嫌小黑髒。荳芽發現小黑身上有壁蝨,耐心的蹲在小黑身旁替他抓壁蝨。有些孩子見了很不以為然,怪聲怪氣的叫喊荳芽很髒、竟然徒手抓壁蝨。
  荳芽跟我說:「那些小孩真自私!只想跟小黑玩,不肯為他清壁蝨。」
  我問她:「別人笑妳髒,妳一定不開心,妳也不喜歡這些孩子的行為,妳那時是怎麼處理的?」
  荳芽說:「我不理他們,我清完壁蝨會去洗手,誰髒哪?他們笑他們的,我做我的。鬧得太過分了,我就停下來,定定的盯著他們看!他們覺得無趣,就走了。」
  後來,有孩子也加入了荳芽抓壁蝨的行列。那些笑她髒的孩子笑了幾次,見荳芽不動搖,也就不再笑了。
  荳芽不見得事事都有這麼篤定的智慧,因為她太愛小貓小狗,也或許是見不得弱勢受害,她自然採取了她認為應該有的反應。我當這是她學習的一個過程,我陪她聊她的想法,我不太擔心她因此有沒有競爭力。
  遇見不合作的熊,或許走開吧!也可以想辦法說服!如果真是氣不過,也可以考慮跟他打一架,打輸打贏再來承擔後果!每個孩子可能依他的個性、當下的情境及他的心情,做出不同的反應。同一個孩子也可能上次讓、這次爭。退讓或爭取,我認為不必然反應孩子未來的競爭力,就是一段學習成長的經驗吧!凡是真實的體驗,都是好的吧!

 

 

 

 


  這條河流知道很多很多的故事,
  不用說,它也知道這座大橋的故事了……



  一天早上,河的左邊走來一隻龐大的熊。

  河的右邊也來了一個巨人。
  熊和巨人都要過河,他們得走過這座細細長長的橋。



  熊和巨人在橋的中間相遇了。



  熊直直的站立起來,搖搖頭,低沉的怒吼著。
  不,牠才不要轉身回頭,讓路給巨人。



  巨人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不,他也不要轉身回頭。

 

首頁 快速購書總覽 購物流程說明 / Shopping Guide 隱私權保護 與奧林聯絡 Sitemap


電話:886-2-2746-9169、傳真:886-2-2746-9007
地址:10597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38-1號11樓
讀者服務信箱:service@olbook.com.tw
網站最佳解析度800 x 600.瀏覽器使用 IE 5.0 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02 Ollin Publishing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 Alvita Publishing Co., Ltd
著作權所有,非經同意,請勿轉載作任何形式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