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消息: ]
繁體簡体版
2017.06.26(一)

 


留言板
創作線上
 
遊戲規則
我要投稿
觀看所有標題



荳芽.不上安親班
點滴袋上的畫:血癌病童鄭韻婷與鄭媽媽的故事∼入選95年教育局「兒童深耕閱讀」書單 !
學齡前教育--蝴蝶.走走看看:關於孩子的生活、教育與學習
8個孩子一定要有的未來能力
不必大吼大叫也能教好孩子
  ... more

『看圖說話』活動<卡片8>
牛頓的蘋果與我的辭呈
卡斯提爾的旅人(上)
卡斯提爾的旅人(下)
Taipei City,ZOO
  ... more



... more

 


首頁 > 討論區 > 創作線上 > 瀏覽文章

標題: 卡斯提爾的旅人(下)
發表人: adolfo

 
創作內容:
我頹然的坐在候車大廳,懊惱著這一段公車錢又泡湯了,而且勢必還要坐回市中心的長途巴士站搭車到薩拉曼卡,但回去也來不及了,這一班往薩城的巴士已經離開了,最快的一班也要等到下午三點了,想到我的荷包,空空的肚子,沒有學生特價的長途巴士,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只能垂頭喪氣半臥半坐地坐在候車廳。這老頭,他叫阿ken,靜默地端坐在我身旁,用一種好像都沒發生的眼光看著幾近抓狂的我,他沒有安慰我,只是溫柔地笑著打開他那謎一般的兩輪小車,迅速拿出兩塊巴掌大的巧克力麵包,對我問:「相信你還沒吃早餐吧!」我們一人一個,說實話,這個感覺過期、缺乏彈性的麵包,確實像它們的外表一般,非常難吃,但卻已經塞住我那一直漫天咒罵的嘴和早已飢腸轆轆的肚子了。

沉默了一會,翻看一下地圖,我有了新發現,我告訴阿ken,首先,我們可以搭最近一班火車到介於薩城和塞城之間的阿維拉城(&Aacute;vila),那裡有一座連綿二點五公里的城牆(Las Murallas),非常宏偉壯觀且值得一遊,利用從上午到下午這段沒有發車的時間,我們可以將行李寄放於巴士站,爭取半天的光陰,如此一來,豈不美極。既不必耗在這裡,又可以拜訪一個計劃之外的城市,且聽說,城旁的山陡路上去,約莫一小時腳程,將可以將整個阿維拉城和這建於十一世紀古典的老城牆,盡收眼簾。此時我竟也只是自私地想到自己的時間安排,卻也沒體諒眼前這位古稀的阿ken,是否能和我一起去(爬山),只見他緩緩地對我說:「好,孩子,一切交給你安排了。」反正買好票之後,我們爺倆就踏上這一段有點莫名其妙的忘年之旅。

果然巴士一到,映入視線的就是那美麗的古城牆,牆的裡外,遍植五彩繽紛的花卉,綠草如茵,美的塞滿了整個胸口,此時,我感覺驕傲和些許愁悵。驕傲,因為我的主意的「帶領」下,而意外地來到這個計劃之外的美麗城市,愁悵的是,我進一步了解後的阿ken。

搭火車來的途中,強打精神聆聽他對我細數的一切,我沒敢跟他提昨夜的事,他說,他沒有家,也沒有家人,但他曾經擁有,有老婆,有女兒。十五年前,獨生女在洗腎的煎熬下離開,十年後,太太又因為癌症離開他,他倒是說的很平靜,簡單也沒有刻意加強什麼,雖有政府提供的養老院這個「家」,還有每月足以過活的養老金,他卻寧願選擇浪跡天涯做為他最後的歸宿。他打開背包,讓我認識他曾有的「家人」,一堆照片之外,我也看到那些他曾經佇留的城市,一疊疊由各城市旅客中心免費贈閱的精美地圖和圖片,那一些我從不曾重視,用完就丟的手冊,我看他刻意地把家人的照片和這些簡介互相交疊放在一起,他說:「如果真的有靈魂的話,我相信她們母女都曾陪伴我走過這些地方。」他又補充:「我是幸運的,養老院的朋友,有些卻沒有機會在他們離開這個世界前,好好看看它」,他馬上又開始填寫塞城的風景名信片給那些養老院的隔床友人。其中他寫道:「古根!我已經幫你走到塞哥維亞了,你的腿還好吧!當你的腿好時,明年春天,我們將再度來此……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一個衰老的身軀除了背負著厚重的圖冊之外,竟然還要背負一群更衰老的夢想。

離開阿維拉前往塞城的巴士上,我已不支的蒙頭大睡,有點想逃避。在阿維拉城遊覽時,他除了一部小型迷你的照相機之外,他還同時擁有一部攝影機,這部台製相機對準每個教堂,而攝影機的焦距,一直在我身上,這一點,令我非常不自在,我的老天!我又不是古蹟,還是稀有動物。中午用餐時,老闆對他厭惡的眼光,也是令我想逃避的原因之一,這大概也不能怪這位老實又愛國的西班牙老闆吧,阿ken不懂西班牙文,必須由我翻譯,但這位老闆可能深惡那一群散居西班牙的外國闊佬,享受西班牙的陽光,卻不願學習講西班牙文的這些北方客。

這頓飯,吃得極為不舒服,雖然阿ken堅持請客,但老闆對他這不懂西文的英國佬和我這略懂西文的東方人,態度判若兩人,一頓飯下來,除了尷尬還有些許的無奈。長途巴士上那群野蠻,西班牙人的吞雲吐霧,更令我把頭蒙的更緊來逃避這一切。

到了薩拉曼卡,進了遊客中心,他主動幫我多要了一份地圖,之後,開始找落腳地,我知道他想找兩人房,一方面有個照應,也有個聊天的對象,但我心中只是想著如何擺脫他,因為遊覽可以一起,但晚上睡覺,我想要一個更安靜私人的空間。找了好幾家的旅館(Pension),不是太貴,就是太高,沒有電梯對一個超重行李的老頭是很不方便的,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便宜的旅館,但只剩一間雙人房,當然是雙倍的價錢,我向這位嗓門很大的老太太解釋,因為只有阿ken一個人住,所以,希望以單人房價錢租給我們,殺價成功,我騙阿ken說這間單人房間已經殺到一半價錢了,可以放心了。當然我也可以放心了,我可以去找一間屬於自己的房間,雖然良心有點不安。

隔天,我們依照約定的時間和地點見面,開始共同認識這個古老的大學城,沒什麼特別,只是感覺這個城市很吉普賽,也有很多像我一樣面孔的東方人,況且這個城市似乎不大,一天下來,早已走遍城中各角落,貝殼之家(casa de les conchas)、主廣場(Plaza mayor)、薩拉曼卡大學(Universidad de Salamanca)等,但阿ken最鍾情的莫過於新舊教堂了,每次進去教堂,他總是要在十字架前,唸唸有辭一番,神聖地做完一些我這異教徒不太懂的儀式,才肯離開,之後幾間修道院和教堂,我樂得隨他去,我寧可在外面透風,觀賞來往的行人,也不想和他耗在裡面。畢竟他是在祈求死前的一種安心,在他離開之前,而我卻是正要開始我年輕的新生命,我們是相差如此遙遠,但此時卻又相近。

隔日,我學聰明了,不先說自己即將前往的地方,反而問他將去何處,他遲疑了一下,說道:埃爾、埃斯科里爾(El Escorial)。老天保佑,我卻將前進北方往布爾戈斯(Burgos),這次我確定可以擺脫他了。幫他訂好了票,我卻覺得靈魂瞬間老化下來,一點也不快樂了,眼前這位阿ken,在幾小時之後,將永遠在我的人生中消失,看他瘦小略駝背的身影,將再度孤單,他眼光遲滯的把他英國伯明罕養老院的地址給我,我也把台灣的地址給他。我說:「有機會來台灣找我,雖然那兒沒有很多教堂,但我卻樂意讓你認識我生長的地方。」他紅著眼眶說:「孩子,我太老了,明年,後年,如我還活著的話,我會去的。」他接著說:「女兒、太太離開我的時候,我都很傷心,但和你離別,傷心也沒減少。」我很訝異,我們就坐在一座阿拉伯式噴泉邊做這最後的告別,心中卻慚愧地想著,我是那麼急欲擺脫他那蒼老的靈魂,但他卻已把我納入他剩餘生命中的一部份……。

他對我拍了張照片後,紅著眼眶往車站方向走去,拉著那陪他跑遍全歐的小車,身上的背包好像更重了,他的頭也更低了,到了轉角處,我向他喊:「阿ken,我等你的明信片和光臨台灣。」噴池廣場的嘈雜聲似乎蓋過了我的聲音,他沒有回頭,似乎沒有聽到……

最後,他搭火車往南了,我搭公車往北,我沒有去布爾戈斯,在離開之前,我又跑去了遊客中心,這次我拿了份全新的手冊,小心的保管在背包裡。

回應文章...  
Re: 卡斯提爾的旅人(下)... 2002/10/02 PM.04:10
Re: Re: 卡斯提爾的旅人(下)... 2002/09/30 PM.01:09
Re: 卡斯提爾的旅人(下)... 2002/09/24 PM.05:09

首頁 快速購書總覽 購物流程說明 / Shopping Guide 隱私權保護 與奧林聯絡 Sitemap


電話:886-2-2746-9169、傳真:886-2-2746-9007
地址:10597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38-1號11樓
讀者服務信箱:service@olbook.com.tw
網站最佳解析度800 x 600.瀏覽器使用 IE 5.0 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02 Ollin Publishing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 Alvita Publishing Co., Ltd
著作權所有,非經同意,請勿轉載作任何形式之使用